ZzZoerin_

可以说是很废的咸鱼了owo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3)




主cp骨科组(雷狮和卡米尔) 副cp瑞金 其他人我看着写

雷卡雷无差

现代pa

真·骨科(两个人真的是兄弟


前文(1) (2) 

下章(4)
---------------------------------------------------------





 雷狮从来没想过,他离家这么多天,最先打来电话的会是大哥。电话那头的兄长声音里透着几分疲惫,他说回来吧,雷狮……对方少见的示弱姿态让雷狮不由得想起二十五年前的那个晚上,那时候大哥也是用这样的语气劝自己放弃,让自己顺服,那个时候的自己在家人的恳求下选择了妥协,他对卡米尔说了,“对不起”——恍惚间少年卡米尔因为哭泣而略为嘶哑的声音突兀的在他耳边响起,哪怕时隔多年那带着哀求意味的声音依然刺得他心疼。

 此刻听到兄长的声音,雷狮心里燃起无名的怒火,不知道是对于当年强留自己的家人还是软弱动摇的自己,他握紧了手机,张了张嘴,最终却说了一句对不起。

 “对不起……
 我让他等我,我这个做大哥的,不能失信”

 回答他的是兄长发狠的话语和挂掉的电话。雷狮觉得此刻自己的情绪已经有些控制不住了,他已经很久没有过多表露自己的情绪了,可现在他仅在这呆了三天不到却哭了好几次。努力平复情绪,他往脸上捧了冰水,可无论如何都抹去不掉兄长最后的那句话。

 「你觉得,这么多年了,他还会在那等你吗?」

 取下毛巾抹了把脸,雷狮看着镜子里的自己,终究是上了年纪的老男人了,眼角有了数不清的皱纹,鬓角也略微发白,这几日的奔波让他略显疲倦。他想起卡米尔的脸,那张和自己有七分相似的脸,但不同的是卡米尔的五官比起自己更加清秀一点,这也许是因为他的母亲。不知道现在的他,有没有和自己一样老呢,他看到这样的自己又会不会吃惊呢。想到这,雷狮的嘴角又抑制不住的上扬,似乎看到了那双会因为惊讶而微微颤抖的蓝色眼睛。


 


 
 

 雷狮骨子里就是桀骜不驯的,原来在L市当惯了小团体头头,一身的逆骨到了登格鲁也不见得有什么收敛。他这样的刺头,自然会遭到地头蛇的打压。

 于是放学的时候,他不意外地发现自己的自行车轮胎被放了气。他准备把车扛起来回去,却遇到了正准备骑车回家的卡米尔,几次见面雷狮对他的感觉不错,于是大方地打了招呼,对上卡米尔疑惑的目光,雷狮不在意的摸摸鼻子却没做什么解释,见卡米尔要走,他也急忙跟上,厚脸皮地向卡米尔搭话。

 从学校到家的方向有一段上坡路,卡米尔推着车看着有些吃力,因为抬手的缘故他有一小截手臂露着出来,雷狮想去帮他,却无意中瞥见了隐在皮肤里的点点青斑,他知道卡米尔的身体状况不是很好,三天两头的发烧请假,也因为性格有些孤僻容易遭到一些高年级的欺负,雷狮偶尔见到了也会帮着他,但此刻对于这些青斑的来由卡米尔不说他也不问,只是心里头默默回想着最近找过卡米尔麻烦的人,想着明天给他们一点教训。把自己摆设用的书包塞到男孩怀里,不容分说地捞过他的车子帮他往上坡搬,对上卡米尔的眼睛,有几分玩笑意思地说:“我说,你干脆叫我大哥算了”雷狮象征性地抬了抬卡米尔的自行车,似乎想显示自己的强壮,但此刻他意识到自己两边各夹着一辆自行车的形象有一点滑稽,很快补上了句“以后我罩你”。

 登格鲁小镇多晴天,今天也是。落日余晖染红了整条街道,在少年人的身上落下金灿灿的光。卡米尔露出了略微吃惊的神色,但很快就笑了,太阳的光辉揉进了他的眼睛,看起来闪闪发光,雷狮听见男孩带着笑意的声音,怯生生地喊了句“大哥”。带着腥气的海风吹动发尾,带着粘稠的太阳的暖意,雷狮想大概是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小镇太孤独了才会对对方的一句「大哥」挠得心痒痒。

 不知不觉就到了雷狮借住的家门口,从主家跟来的管家已经站在门边等候了,他用余光瞥见了雷狮身边的卡米尔,露出诧异的神色,但此刻正和卡米尔道别并约着明早一起上学的雷狮并没有看见。


 



 “雷狮少爷”晚饭的时候,管家突然开了口。这间房子的佣人都是从主家带来的从小伺候他的,晚饭非常符合雷狮的口味,想到下午发生的事他更是胃口大开,按照一般的礼仪用餐期间是不被允许说话的,管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正犹豫着不过雷狮却没什么关系,点了点头示意管家继续。“今天下午的,是少爷的朋友?”管家平日里严肃但也只是板着张脸,但此刻他的眉头都皱在了一起,再三斟酌后他又开了口“这个孩子以后少爷还是少接触的好......听说,他是跟妈妈的,连父亲是谁都不清楚,总之,就是不怎么干净......”

雷狮本来在切盘子里的牛扒,此刻听到这句话不由得扔下了刀叉,他的力气有些大,金属制材的餐具在陶瓷盘上发出刺耳的响声。他抬起头看向陪伴自己多年的管家,用一种从未有过的锐利目光“我不知道伯伯您打听到了什么,但他是我的朋友,我想我比您要更了解他,况且——什么时候您也会根据流言来了解一个人了”

管家被他的眼神吓到,想说些什么缓和气氛但雷狮已经起身离开了餐厅。





晚上雷狮烦躁地睡不着觉,满脑子都是管家的话,其实在登格鲁生活的这段时间他不是没有听过关于卡米尔的风言风语,小镇民风淳朴,一个单独带着孩子过日子的女人难免会惹人非议,尤其是卡米尔妈妈至今未婚的情况下。原来他不是非常在意这些,他觉得这些没有根据的话语不足以让他否定他的朋友,但现在,他是卡米尔的大哥,想起他信任的眼神雷狮觉得自己一定要做点什么。





tbc.

评论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