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可以说是很废的咸鱼了owo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4)


主cp骨科组(雷狮和卡米尔) 副cp瑞金 其他人我看着写

卡雷雷卡,无差了


真·骨科(两个人真的是兄弟

终于有一点点瑞金了:)


我石乐志:(


前文(1) (2) (3)

下章(5)
---------------------------------------------------------

 金被雷狮半夜的电话吓了一跳。

 现在的时间有点晚了但他的数学作业还没有做完,今天上课的时候他睡觉被抓如果明天还交不出作业的话一定会被老师叫出去。

 他看着手机上陌生的来电号码又看了看几乎空白地作业本,决定明早把自己的生死托付给好兄弟格瑞。

 电话里雷狮的声音意外有些沙哑,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喂,小鬼,你跟卡米尔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啊啊啊是雷狮啊!!!!你想问卡米尔的事啊!”金夹着听筒顺势合上作业本,“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啦,我和卡米尔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呢!!”

 对于黄毛小子的朋友宣言,雷狮略微感到有些不爽,但他告诉自己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卡米尔的情况,他打断了对面滔滔不绝的发言,开门见山地说“我今天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传言......”

 
 金听到雷狮的这句话不小心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吵醒了隔壁房间的格瑞,他对着对方投来的关切目光打了一个让他放心的手势,再次开口时的语气却略微有些沉重了:“我不知道雷狮你听见了什么,但是你和卡米尔不是朋友吗!你怎么能怀疑自己的朋友!”此刻金的声音已经听着有些愤怒了“卡米尔和阿姨都是非常好的人,我不准你欺负我的朋友......”

 雷狮想,他大概是疯了才会找这个小鬼打听消息,正想着挂掉电话,对面的听筒却传来了格瑞的声音。

 格瑞一直站在门边听金滔滔不绝地谴责雷狮对朋友不厚道,他本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最后实在是担心他会在明天早上被雷狮暴揍一顿才抢过了话筒,对上发小不满的眼神,他低声说了句:“作业本在我包里第二层,具体步骤我都写了你有什么不会等会再问我。”

 看着金投来的感动目光以及回房间时抛下的:“格瑞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格瑞无奈地摇摇头,重新拿起了听筒:“你想要知道什么”

 雷狮听着话筒对面的闹剧,却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重复了前面的话:“今天我听到了关于卡米尔和他妈妈的事情......”

 “卡米尔的确是和他妈妈独自生活”格瑞的声音和卡米尔一样偏向于冷淡,但相对于格瑞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雷狮觉得,卡米尔显得温柔的多。“他和他妈妈不是登格鲁镇的人,大概在卡米尔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才搬过来的,在此之前的事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也不和邻居打招呼,每日深入简出战战兢兢的像是在逃难,后来到了卡米尔上初中了才好了一点。”格瑞停顿了一下“但是,我想你也听说过,卡米尔的妈妈以前是被包养的这件事——”

 雷狮忽然觉得此刻打听消息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他猛的抽了抽鼻子,发出浓重的鼻音,话筒对面的格瑞明显是听到了,又加了句“不过你也别太在意,不过是流言罢了......”对于对方明显带着安慰的语气,雷狮仓促挂掉电话,使劲搓揉着眼角直到双眼模糊,等颓丧够了,他冲了把脸躺回床上,昏昏沉沉地入睡。

 也许是日有所思,雷狮做了个梦,梦见的却是他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的父母关系还没有到现在这样水火不容,因为政治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夫妇虽然不能举案齐眉但还尚且能够相敬如宾。但就在他七岁生日的那一天,母亲发现了父亲的外遇,以及一个和他仅相差了一岁的私生子。那怕是他过得最差劲的一个生日了,原定的派对取消了,紧闭的房门那边传来了母亲歇斯底里的声音混合着物品破碎的声音,身旁的二哥红了双眼,怒气冲天地跑出了家门,大哥一言不发却用青茎暴起的拳头砸碎了坚硬的水晶花瓶,浸了满手血......就像回忆里的那样,他站在空荡荡地客厅里,一转头却看见了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牵着个男孩,房间里依然是父母争吵的声音,他忽然捡起地上的碎片向那个私生子砍去,却清楚的看见了卡米尔的脸......


 雷狮醒来的时候冒了满身的冷汗,他看向窗外发现天还暗着又去找房间里的闹钟看到才三点过一刻,可此时他睡意全无,梦里的一切都逼真地可怕,他甚至能感受到女人颤抖的身体和卡米尔温热的血。





 太阳一点点从海平面的彼端升起,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




tbc.












评论(4)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