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可以说是很废的咸鱼了owo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5)

下周要留校啊
内心苦涩

cp卡雷卡

前文(1) (2) (3) (4)
————————————




距离五点还有十五分钟,之后远处的海港便会热闹起来,登格鲁傍海大半居民以渔业为生,清晨港口熙熙攘攘的,熟人互相打着招呼然后扬帆起航,渔船在阳光映衬下的金色波纹,7点左右可以听到远处传来的船鸣,这是小镇孩子们的时钟。

雷狮在第一声船鸣声中起床,一夜未眠后的黑眼圈和厚重眼袋吓到了管家。在对方委婉地提出要不要休息一天的时候雷狮猛地摇头,他现在非常想见到卡米尔,立刻。梦境里的血腥感挥之不去,卡米尔的身世又成谜,这种失控的感觉让一向运筹帷幄的雷狮觉得非常的糟糕,再往自己脸上扑了一把冷水,不理会身后的管家雷狮冲出了家门。

然而直到学校的上课铃从远处传来,卡米尔依然没有出现,雷狮带着这怒气冲进教室时,却看见了卡米尔的位子空着。

他刚想问卡米尔去哪了却看见秃头物理老师在讲台上瞪着他,想当年在L市雷狮没少做过迟到这一类的事情但看在他爸面子上老师向来都是和颜悦色的,这一次被罚站倒也是新鲜。

走廊上的风有点冷吹了小半节课让身体有点僵硬,雷狮少见得没有溜走,梦境与现实在脑海中交战,他自诩是不在意小细节的人但梦里卡米尔沾血的脸还是让他心跳停顿。

金伴随着下课铃声跑出教室,似乎是因为昨天事情,有些别扭地想找雷狮道歉,雷狮挥挥手,打断了金发少年:“你知不知道卡米尔在哪?”一开口,他发现自己的嗓子因为风吹久了有些沙哑“我今天早上没看见他”

“啊,卡米尔啊”金见那个脾气古怪的转学生没有责怪他的意思暗自松了口气“卡米尔他今天生病了”

“生病了?”

“对呀,卡米尔他身体一直不太好,今天早上阿姨打电话来请假,好像说是又发烧了”

雷狮会想起卡米尔似乎一直穿得很暖和也很少去参加室外类的活动,在开学后短短半月里他似乎已经发烧三回了。

雷狮决定放学后去卡米尔家看看,他之前已经知道了卡米尔的家就在他先住的不远处又从金毛小子那里拿到了确切的住址。他很想见卡米尔,但他说不清楚到底是为什么,昨天晚上梦醒的时候他恨不得马上冲到卡米尔面前对峙但现在站在卡米尔家门口又不知道等会见他要说些什么。

开门的是卡米尔,他家里似乎没有别人卡米尔看到雷狮略微有点吃惊:“雷——大哥,你怎么来了?”

雷狮一天积攒下来的怒气全都被这一声“大哥”给叫散了,干巴巴地憋了句“今天你请假了,老师让我把你的资料带给你”

卡米尔看着他空空的双手露出了然的微笑,侧身留了更大的缝隙好让雷狮能够进来。

房间里没有开灯,只有楼上开米尔的房间略微有点灯光,雷狮挑挑眉“你家长呢”

“出去了”卡米尔把门关上从鞋柜上取下一双拖鞋示意雷狮穿上“她在隔壁镇当帮佣,一般晚上才回来”

“哦——”雷狮规矩地把脱下的鞋子和卡米尔的鞋子并排好,踱着步子进到了里面。

卡米尔的家不大,是登格鲁常见的二层独栋小楼。房子被装饰地很温馨,客厅的茶几上摆满了小甜点,甚至在厨房还特意开辟了一角烘培区,整个房间都充满着若隐若现的麦芽的甜腻。

雷狮忽然想起来自己第一次见到卡米尔是在他暂居地对面的蛋糕屋里

“你很爱吃蛋糕吗?”

卡米尔大概是有点冷,他的围巾遮住了大半张脸,声音变得更加清冷“嗯,其实甜食都还好”

“我很少见到男生喜欢吃甜食的”意识到话头不对,雷狮补充道“不过其实我觉得这没什么关系”雷狮看到橱柜上放着卡米尔和他妈妈的合照,似乎还有一个男人,厨房里没有开灯所以有些昏暗他看不清他们的脸,刚想走进些看看,听见卡米尔说“你吃过饭了吗”

雷狮这才想到自己急着来还没来的及吃完饭,但总觉得自己作为大哥,在小弟面前这样难免会失了面子,才想嘴硬,就又听见卡米尔说“我还没吃,大哥陪我吃一点?”

卡米尔的妈妈提前准备好了饭菜冷藏在冰箱里,雷狮见卡米尔拿出了几个饭盒放进了微波炉不一会儿就飘出了食物的香味。不得不说卡米尔妈妈的手艺很好,普通的家常菜被她做的十分精致,但大约是考虑到用餐的只有卡米尔一人每分的量都很少,考虑到卡米尔是病人雷狮吃了几口就放下了筷子,卡米尔看向他示意他多吃点,雷狮摇摇头“你吃你的吧,我吃过了”。卡米尔听到后又低头往自己嘴里扒饭。


晚些的时候,雷狮看卡米尔的妈妈还没回来,在得知因为临镇暴雨阿姨不能回来的消息他毅然决然给管家打了电话,说自己在朋友家留宿。

单人的小床并排躺上两个人显得略微有些拥挤,凑的近了可以感受到对方的鼻息。卡米尔还有些发烧,他起初想阻止雷狮但无奈于对方的霸道,他侧着身注视着雷狮的眼睛,突然感叹道“大哥的紫眼睛真好看啊”

“切”雷狮发出了轻微的笑声“这有什么好看的”他伸出手揽过卡米尔在感觉到对方的不自在后很快又收回了手。

“睡觉”说完,雷狮自己先闭上了眼睛,他今天一天真的是太疲惫了,不一会就传出了均匀的呼吸声。

借着夜色卡米尔看着雷狮的侧脸,那真的是非常好看的脸庞,霸道嚣张却又有着让人臣服的气质,配上他的紫色瞳孔不由得让人感叹基因的强大。

过高的体温让卡米尔觉得呼吸有些困难,周身自下而上蔓延的熟悉的痛楚让他的额头沁出了一些冷汗,往日的难眠之夜在他看着枕边人安静的睡颜和细微的呼吸声居然也就这样睡着了。


tbc.


又水了一章:)











评论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