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近期更新

Out Of Character (7)

cp卡雷卡

依然是那么一丢丢瑞金

前文(1) (2) (3) (4) (5) (6)


---------------------------------------------------------------------------------------------


对于天角的传说总是很多的,大人们说天角的海域附近住着会蛊惑人心的妖怪,他会用美好的相貌以及动人的声音蛊惑你,再把你吃掉又说这下面的的石洞曾经是海盗们的聚居地,里面有很多被他们抓住的海怪,一旦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就会被失控的怪物撕裂……但这对于孩子们来说显然构不成什么恐慌,天角依然是他们的乐园。


一行人磨磨蹭蹭地直到中午才到达目的地,晚些的时候出了太阳,显得海风也不怎么大了,站在崖上,看海浪翻腾呼啸,倒是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金倒是没有那么细腻的情感,一大早就消耗了这么多体力现在直嚷嚷着饿,格瑞拿他没办法,取了烤架来替他家发小生火烤肉,金开心的不行,从背后搂住格瑞,直往他脸颊上蹭“嘿嘿格瑞你最好啦!”他的力道太大格瑞没有吃住,让碗里的肉汁洒出来了一点,他默默地把碗移到更远的地方防止金被溅到同时用算不上严肃的眼神警告了身后不安分的金发少年。雷狮坐在不远的树下,卡米尔不知道去哪里,他看着那边闹哄哄的两个人,颇有深意地“啧”了一声,继续百无聊赖地看海浪拍打崖壁。

 “大哥”卡米尔站在雷狮的身后雷狮仰起头看他,他明明有着少年人的稚嫩却总是一副成熟的样子,让人看着有些心疼,他拍了拍身边的地方示意卡米尔坐下。

 

两个人一时间谁都没说话,海浪带来的清爽海风让因为早起而有些昏沉的脑袋感到清凉,海浪撞击在岩石上崩碎的白色的水花像是某位大师的名作。太阳完全出来了,冬日的金色阳光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

 

卡米尔见雷狮不说话以为他是无聊了,于是开口询问道“大哥,比起L室这里是不是很无聊……”

“嗯?”透着一丝笑意,雷狮露出了熟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倒没有,L市太吵了,不管是谁每天都是一张相同的嘴脸,看着烦人。不过你要是对那个地方感兴趣,我下次可以带你一起去”卡米尔没有回应他,雷狮又自顾自地说“不过我家我觉得你也不会喜欢的,那些老家伙他无聊了,我那几个哥哥也是……还不如去一些更有乐子的地方”

“乐子?”卡米尔定定地看着雷狮,对方把头倚在树干上,不在乎地开了口“也就是一些娱乐场所,我以前在L市的时候经常和一些朋友去那里,反正我爸管他自己都来不及。”雷狮突然把头凑得很近,卡米尔看到他的眼睛,是深不见底的紫色,他感受到对方轻微的鼻息,像是被猛兽捕食的猎物,完全动弹不得,他听见雷狮用很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那个老头子的孩子太多了,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可是会有麻烦的……”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调侃,但这平淡无奇的声音却让卡米尔背后起了一身冷汗。

 

雷狮说完又把身子探了回去,他的眼睛在注视着远方“如果可以,我其实想留在登格鲁”

“?”卡米尔还沉浸在他刚才的话里没法平静,忽然听到他这么说又是一惊。“反正我上头已经有两个哥哥了,那种无聊繁琐的事情我也跟不不想做”他扭头看向卡米尔,笑得灿烂“我听说这里下面有个天然的石洞,以前是海盗们的聚居地。如果留在这里我们就去搞条船出海怎么样?”他的眼睛镀上了淡淡的金光,是上好的紫水晶“怎么样?卡米尔,要不要一起?”

 

像是被蛊惑一样,卡米尔点了头

 

 --------------------------------------------------------------------------------------------

他们在天角上一直待到下午才往回走。

 

因为有心事,卡米尔走到了最后。他看向身前的人——大家族精心培养出的优秀继承者,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耀眼地让人移不开眼,这个人把桀骜不驯写到脸上,随意所欲到毫无顾忌,他是众人仰慕的天之骄子,不像自己,是见不得光的。

 

回程的路有一大段树荫,这会天气有些转阴,海风又起来了。

 

卡米尔站在暗处。来自脊髓的压迫让周遭神经麻痹,不断上涌的呕吐感让他不得不暂时停下,他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场景,他一眼就认出对方,卡米尔对于那个耀眼家族的印象只有唯一合照中的那个男人,但幼年和母亲经历的事情让他对他们产生不了一点好感,即使对方与自己素昧平生。后来的接触也就多多少少带了点目的性,他接受对方的示好,偶尔会在午夜梦回之时略带恶意地想,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得知真相之时,那双高高在上的眼睛会露出什么神色呢?吃惊?愤怒?还是掌握一切的戏谑?……但就是雷狮这样的人,天生就有这让人臣服的气势,越是相处的久了就越是被他身上的闪光点所折服。

 

他很清楚雷狮对他的好感,也十分清楚这些大少爷感情的晴雨不定——毕竟自己的母亲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可就算是知道这些,他内心仍然隐隐希望那个身份永远不要被戳穿,他仍然可以待在雷狮的身边。但就在刚才他们在天角的时候,他看着雷狮的眼睛,他很清楚对方知道了什么也知道对方现在仍然心存怀疑,那个荒诞的念头又涌现上来——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喂!卡米尔,快跟上”雷狮的声音让他猛然惊醒,但因为来自骨髓深处的疼痛让他有些僵硬,雷狮看卡米尔没反应又折返回去,不由分说地抢过了他的包走了,见他还愣在那里,还是那习惯性地戏谑的笑

 

“快跟上啊”

 

厚重的云层被海风吹薄,再稠密的树梢也无法遮蔽住暖色的阳光,登格鲁的黄昏永远是最美的,暖意自外而内,安抚了深处的疼痛。那人的身上也披了层光。

 

如果被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不管了。卡米尔不自觉地笑起来。

 

反正有大哥罩我。

 

tbc.

 

 


评论

热度(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