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近期更新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8)

前文(1) (2) (3) (4) (5) (6) (7)


---------------------------------------------------------------------------------------------



我知道前面是深渊,可我还是想陪你走下去。


---------------------------------------------------------------------------------------------


莲回来的时候卡米尔正在浴室里洗澡,柔和的水声伴着少年的轻哼,一向沉

稳的甚至有些阴郁的孩子此刻显得非常高兴。被他的心情所感染莲也不自觉

抹开了笑容,她把随身的挂到玄关的架子上,弯下腰准备换鞋的的时候发现

卡米尔的鞋子上沾了些泥巴和草屑。

 

“还是个孩子啊。”


莲看着上面的污迹轻笑着,边从鞋柜里取出布来擦鞋。


莲想起那段最难熬的时光,被接二连三的真相双重打击的她,浑浑噩噩的带

着年幼孩子仓皇逃亡到这个人生地不熟的边陲小城。那个男人给她的东西她

都没有带走,身无分文的母子两最初只能靠别人接济,旁人再难听的闲话她

也是听过……莲一度以为自己会撑不下去,那时候的自己除了怀里的幼小生

命已经一无所有了,卡卡的病情反复无常,年幼的孩子还不会说话,疼痛到

难耐之际就只能无助地哭泣,可她什么也做不到,只能紧紧地抱住自己的孩

子,一声不吭地流眼泪。她无数次想到过去死,可当她看向怀里眉眼与自己

有几分相似的孩子时,她又有了要活下去的必要。

相较于之前,现在的平静生活让她感到异常满足,她觉得过去的一切都无所

谓了,只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在眼光下无忧无虑地长大,做自己喜欢做的事

情,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至少让他不留遗憾。



一双球鞋被她擦拭干净,看着重新干净的鞋子,莲愣了愣,笑了,她觉得今

天的天气实在是好,让人身心舒畅。



莲刚想往室内走的时候铃声突然响了起来,她只好又折回去接,电话里是个

很年轻的男声,但这陌生的声音自身所携带的压迫感却莫名地让她心惊肉

跳。


下一秒,她的心凉到了极点。


电话里传来那男子温柔的声音,像是对恋人的耳语,但他的每一句对莲来说

就像一刀刀剥开她精心伪装起来的武装,仿佛她又回到那个寒冬岁月。


电话的那头,他说:“莲夫人,你好。我是雷泽,雷峥的长子……”


卡米尔前面听见母亲回来的开门声但见母亲迟迟没有进来,他有些疑惑,试

着从浴室里叫了母亲几声但没有回应,他想到了今晚自己和雷狮邀约还是觉

得有必要和母亲说下免得她担心。今天回程的时候雷狮约他一起看星星,虽

然他对于这种肉麻的小女生似的恋爱情结不太感冒,但还是由着对方……虽

然他们两个人都没明确提过但也确确实实有了别样的感情,一想到对方和自

己怀有同样的心情,卡米尔对于今晚的“看星星”倒是有些兴奋了。



这样的好心情直到他从浴室里出来看到跌坐在地上面色惨白的母亲,不由得

吓了一跳。她身边的电话已经挂断了,听筒那边传来“嘟嘟”的忙音,莲像是

失了魂一样,她的身体不住地颤抖,像是下一秒就要昏阙过了。“妈……”卡

米尔从来没见过母亲这幅样子,饶是一贯老成的他也没了主意,他发现在自

己也颤抖的厉害,深呼吸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去拉母亲的袖子,“妈,妈你

怎么了?”


听到儿子的声音莲像是有些回神了,但她看卡米尔的眼神实在是可怕,像是

在打量一个素不相识的陌生人,而那眼神深处却透露着恐惧。卡米尔感觉自

己快要哭了,他把母亲圈在怀里,他现在跟母亲已经差不多高了,但是因为

身体原因比起同龄的孩子他的骨架显得有些瘦小,母亲的颤抖透过肌肤的相

触让他心惊肉跳:“妈你别吓我”



“卡卡我问你”莲觉得自己整个心都在恐惧,她仿佛看到自己的孩子就站在那

悬崖之边,底下是万劫不复的深渊,可她尽然没有一点办法让他回

来,“你……和雷家的三儿子,你,你们,是什么关系?”


一时间,房间里静的只剩下母子两人的呼吸声。莲细致地察觉到了儿子的僵硬,她像是突然有了巨大的力气一把推开抱着她的卡米尔,眼泪早就已经留下来了,泪眼朦胧间她看见了儿子惊愕的表情,十几年前的自己突然浮现在脑海,她从没有这么生气过:“卡米尔,你到底知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你知不知道,他是谁……”卡米尔的默不作声让她肯定了自己的想法,内心的恐惧挥之不去,刚才那个人的声音还在耳边回荡,她最终还是失去力气跌坐下来。拿手捂住脸,莲用几近哀求般的语气求他“……卡卡,妈妈求你了,,只要,只要不是他,不是雷家人,妈,妈妈只是不想你走我的老路……”

“妈妈求求你,求求你好不好,我们卡卡最听话了对不对”莲夫人像是没有了

理智,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她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卡米尔十分心疼“我,我

明天就去办理退学手续,我们换一个地方好不好?……答应妈妈,不要再去

见他了,好不好?”


“……妈”卡米尔觉得自己此刻的声音沙哑的不像话,他心底深处某个地方在

极力的阻止但母亲的哀求让他没法坐视不理,他觉得他的喉咙里像是卡着刀

,每一个发音都让他滴血“我答应你。”

卡米尔把母亲扶起来坐到沙发上,莲夫人还没恢复过来,恍恍惚惚的。他转

身又陷入沉默,他对着自己暴起了青筋的拳头愣了良久又缓缓把它松开,对

着自己失去血色的手,他靠着房门闭上干涩的眼。


今晚,他可能要失约了。


tbc.

评论(2)

热度(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