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我爱野男人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10)

前文(1) (2) (3) (4) (5) (6) (7) (8) (9)


---------------------------------------------------------------------------------------------

雷狮这次病得挺严重,作为家中最受人疼爱的幺子,他这一病让家里的几位心疼的不行,他一回来就把他看得格外紧,再加上目前雷家形势一片大好,就是说什么都不再让他回登格鲁那个穷乡僻壤受罪了。

雷狮自己是急着回去,他现在有好多话想跟卡米尔说,当初刚从帕洛斯那里知道卡米尔身份的时候他的确是有些被吓到了,对方的身份让雷狮不得不去猜测他接近自己的最初目的,随后他又对自己在天角那对卡米尔说的那些话后悔的不行……但是现在家里人看他看得格外的紧,他的大哥更是找了些奇怪的理由变相禁了自己的足,他的手机那晚后就不见了,每当他有意无意提到登格鲁的事家里人都会刻意的岔开话题。雷狮有些莫名的不安,可他却又完全不清楚这份不安来自哪里。他整日无所事事躺在床上胡思乱想,倒是比病时更加阴郁了。雷夫人看到小儿子整日闷闷不乐的心里难受,以为他是舍不得那些朋友,就叫了凯莉他们来陪他。

那日他们说了什么不得而知,只是凯莉小姐一脸怒气的冲出雷家的大门,连最基本的礼貌都顾不上了。在书房里处理事务的雷家大哥听到凯莉气急败坏的摔门声以及自家弟弟放肆的大笑,皱了皱眉头,最终没有说什么。

 

 ----------------------------------------------------------------------------------------

 

卡米尔早上起来的时候抱着马桶吐得天昏地暗直到两眼冒白光,,来自脊髓处的刺痛让他不自觉的发出痛苦的呻吟,他的背上布满了冷汗,整个T恤都被浸湿了,可他现在没空去管这些,喉咙里有着挥之不去的血腥味,身体的无力伴随着阵阵眩晕他只能用手紧紧扣住马桶的盖子不让自己跌落到地上。他极力压低自己的声音,不愿意去惊扰在楼下做早饭的母亲。过了好一会他才缓过劲来,他面无表情地处理掉那些呕吐物,通过上面满布的血丝,他知道刚才伤到嗓子了,等到有力气了他又回房间换了件干净的衣服,等到脸上重新有了些血色才下了楼。

莲夫人已经做好了早饭准备出门,此时她正在找乘车的月票。在那天后莲就开始着手离开的事情,这几天他们为搬家正在整理行李,客厅里堆满了大箱小箱显得有些杂乱。莲夫人今天心情很好,在找东西的时候嘴里还不自觉地哼着小调,她已经决定要搬到A城去,那里是他们国家和圣空国的交界,雷家在那里不会有太大的势力。她在那里看好了房产,那是一幢朝南的房子,天气好的时候还可以在附带的小花园里享用下午茶。卡卡的退学手续已经办理好了而她今天要去跟她在做帮佣的人家辞职……她觉得前些日子垄罩在自己头上的阴霾都一扫而空,眼前仿佛又是光明的未来。

约定的时间快到了,莲夫人现在显得有些着急,见到儿子下楼了也只是匆匆忙忙叮嘱了几句,她终于从沙发垫下找到了月票,急忙出了门。她在门口忽然停了下来,斟酌了一下扭头对卡米尔说:“去A城的机票我已经定下来了……下个月初,我们就可以离开这儿,你的行李,还是尽早理好吧……还有朋友,卡卡,去跟你的朋友们告个别吧……”卡米尔乖顺的点了个头,他站在阴影里莲看不清他的表情,她还想再说些什么,可是时间已经有些来不及了,只得做罢。

桌上的早餐还冒着暖气,可是卡米尔现在没有胃口去吃,他给自己倒了点水,冲淡口中的腥味。他拿杯子的时候看到了被他藏在橱柜夹层里的合照,自嘲般地笑了笑把它拿出来放到茶几上,反正现在他要隐瞒的那个人已经不会回来了。

没有胃口吃早餐,他就坐下来理自己的行李,他床头柜里还锁着几样雷狮送给他的小东西,他都很小心的保存着,现下他把东西都拿出来了,想把它们装进行李箱里但纠结了半天又重新摆放了回去。

他觉得喉咙里干涩的难受,想下楼再去倒杯水喝,门铃响了。

卡米尔去开门,倚在门边的是一个相当年轻的陌生女孩,她的嘴里含着颗糖,笑得相当甜美,此刻她正在用一种很奇怪的眼神打量他。对方赤裸裸的目光让卡米尔感到有些不适,他现在身体十分难受,只想赶紧把眼前的陌生女孩打发走。少女似乎也注意到了卡米尔的不耐烦,她收回了不礼貌的视线,转而与他对视,她好看的棕色眼睛眯成月牙,笑着说:“你好,我叫凯莉。嗯——你叫卡米尔,对吗?”“抱歉,我不认识你。”站在门口风吹得久了,卡米尔的嗓子疼的厉害,今天早上他还没有吃任何东西,现在胃里空空荡荡的,他现在昏沉的可怕,但凯莉的声音却又在耳边那样清晰。

                “那,雷狮呢?……你,认不认识他?”

 

 

TBC.

评论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