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爱极即为恨

【安雷】很久以后的以后

一发完。

就是想看两个厉害不行的人没有七年之痒的恋爱第七年。

脑子乱的不行,可能以后会修


0.

再轰轰烈烈的爱情,最终也会归于一日三餐的安稳。

 

1.

那个男人是在一个早春的午后进入这家花店的。

 

早先的时候太阳很好也很暖和,安迷修出门前嘱托艾比把喜阳的植物都搬出来。现在阳光有些败了,她正指挥着埃米把花搬进去。

 

那个人就是在这个时间进的门。

 

他有着一张会让女生脸红心跳的脸,五官精致,体格健美。精英人士的成熟气质与少年人叛逆气息奇妙而又和谐地糅合在他身上,一身西装贴身合体,左手的无名指上的定制的银戒在阳光下闪着光。

 

“可惜有主了啊……”艾比小声嘀咕着,埃米听到姐姐的声音从花堆中挣扎出来询问道:“什么有主了?”

 

埃米的声音有些大,那位客人也听到了,他露出了一个有些奇怪的表情但并没有说些什么。

艾比因为埃米的无脑行为面红耳赤,忍不住给了他一个暴击,被打了的埃米不满得抱怨着,这才看到了站在门边的客人。

 

“啊,啊不好意思,都是我弟弟不懂事,我已经教训过他了。”不顾埃米在后面的抗议,艾比把他安回花堆里,低下头看自己的裙摆不敢去直视那人深邃的紫色眼睛,“请问您要买点什么吗?今天的玫瑰和百合都非常好……”

 

“……你们店长,他在吗?”

 

好听的充满磁性的声音,像是一杯有些浓烈的酒,微微有点迷醉。

 

埃米看着那头再犯花痴的姐姐,忍不住上前把她拉回来。

 

“真不巧,店主早上出去了,关店前应该会回来的。”

 

“喂!埃米!”艾比有些气急败坏,她想再给自己这个不听话弟弟一个头部暴击,但埃米今天铁了心不让自己姐姐丢人,又把她往身后带了带。

 

“您找店长有什么事情吗?”

 

“也没什么事,就是有个人欠我一束花。”

 

“……哈?”艾比在这家花店打工了这么久,就没听过他们家接受花束寄放的,看眼前西装革履的男人的眼神也奇怪了起来。

 

“我说埃米,这个人不会是个穷光蛋吧”艾米忍不住向自己弟弟吐槽,一面向那个人扬起了营业性的笑容:“真是不好意思,这位穷……客人,我们店是没有花束寄存的,您要的花束,可能在别家……”

 

话还没说完门口就传来一阵的骚动,是送花的人到了,艾比这才想到安迷修走之前跟他说过今天进货的人下午回来,一时间顾不上这个奇奇怪怪的客人,匆忙去应付送货的人。

 

一时间小小的花店里又忙碌起来。

 

艾比剪着花枝上的刺,余光瞥见那个男人还在,就对这个无理取闹的客人有些生气。

 

“喂你怎么还不走,本小姐告诉你不要以为你长得帅我就不会赶你,你要是敢偷花看我不打爆——埃米你个衰仔干嘛拉我”埃米对姐姐做了个安静的手势,对着男人说:“抱歉,我们并没有听店长说起过这件事……您现在还有什么事情吗?”

 

“我在这等你们店长来好了。”

 

雷狮话音刚落就看见这对店员姐弟露出诧异的表情,姐姐更是毫不掩饰地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盯着他,他觉得有趣,露出了得意的坏笑。

 

花店的气氛顿时紧张起来,埃米默默扶额,心里期盼着安迷修能早些回来。

 

2.

雷狮和安迷修是A大的两个风云人物。

 

前者是个不折不扣的叛逆分子,经常带着自己的小团体在学校里横行霸道,不过他长得好,光是站在那里就自成一段风流韵味,是很多女生的梦中情人,他在夏日音乐节上那耀眼的身姿更是让无数人对他死心塌地。而后者却是一个谦谦君子,是学校剑道部的中流砥柱,替校方捧回了奖杯无数。

 

这样两个相去甚远的人却是针尖对麦芒,入学第一天就结了仇。

 

他们具体是怎么成为对方天敌的没有人知道,在他们成名的同时“宿敌”的身份也已经被大家所自然而然的接受了。他们两人的支持者也划分了界限,泾渭分明。

 

雷狮和安迷修的关系其实没有那么差,至少雷狮他自己这么觉得。

 

他们的初遇也没有大家脑补的那么戏剧性,只不过是雷狮被宿管收了电磁炉,就决定去卸了他自行车轮的气来消消气,但没想到刚准备去实施报复就撞上了隔壁院学生会的纪检部成员安迷修。

安迷修大概也是没见过这么大还这么幼稚的人。但本着维护校纪,他硬是要把雷狮记过,雷狮自然是不肯,两人的语气都有点冲,后来也不知道是谁先动了手,最后惊动到了老师也就不了了之了。

很久之后他们都快毕业了,他们那天的事情还在被老师以“甲乙同学”为名添油加醋的作为反面案例告诉新生。

  

那天他们站在系主任的办公室里,两个秃顶老头吹胡子瞪眼的样子十分搞笑。好学生安迷修大概是初次遇到这种事情,从脖颈一直红到了耳梢,雷狮觉得他这个样子好玩极了,咧开嘴想笑却被嘴边的伤口刺激得倒吸凉气,抬起头却对上安迷修似笑非笑的眼神。

 

然后他们就杠上了。

 

雷狮本来就喜欢带着自己的小团体在学校里到处逛,现在是专门挑着安迷修在的地方逛。他其实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要这么针对安迷修,只是一见到他心里就痒的不行,以前的雷狮把这种感觉当成是自己看安迷修不爽,并没有太过在意。

只是他们两个都是惹眼的人,这么一来二去学校里就渐渐起了一些流言。不知道为什么雷狮对于他和安迷修的关系相当在意,以往不去理会的小道消息现在也开始留心。

 

但他们谁也没有想到,这些消息会越传越离谱。

其先还只是质疑他们两个人的人品问题,而后就渐渐有了雷狮和安迷修两个人“打情骂俏”的说法,而且在女生中越来越流行,到最后只要两个人同框就可以看到就可以听到女孩子的尖叫。

 

久而久之他们两个见面的时候就不那么自然了。

 

他们两人都把这诡异的气氛和加快的心跳归罪于那些瞎起哄的女生,不过安迷修不会对可爱的小姐们抱怨什么,所以吐槽这件事主要还是雷狮在来。

 

3.

他们谁也没想到自己会和对方在一起。

 

大学那几年两人的关系暧昧地很,是敌亦是友,再加上女生们的起哄,心里都有着暧昧不清的心动。

 

大三的时候安迷修他们系的夏季音乐会请了雷狮所在流行音乐社来助兴,那晚安迷修喝了点酒,脸颊绯红,一双碧绿的眼睛弥漫着水汽,雷狮心里咯噔一下,知道自己完蛋了。

 

不知道是谁先过了界,然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

 

两个尚且青涩又气血方刚的年轻人缠在一块,谁都不认输。与其说是亲吻倒更像是两头在厮杀的野兽,两个人都带着挑衅的意味,屋子里弥漫着血的腥气。

雷狮对于那次影响深刻,尤其是第二天后处那撕裂的痛以及安迷修傻子一样的关切神情。

雷狮觉得那时候安迷修的反应真是可爱极了。大概是前一晚没有处理干净,雷狮第二天早上起来发了点低烧,安迷修忙前忙后地照顾他,像个老妈子一样念念叨叨,一副自责的样子。

 

雷狮也同样忘不了他们初次约会的场景

安迷修来的时候气喘吁吁的,他跑的很急,脸上带着心虚的表情。

对于安迷修来说这倒是一个新鲜的表情,毕竟他一直是以骑士道的光明磊落来要求自己。

雷狮没有说话,只是挑了挑眉示意他解释。

安迷修把藏在身后几乎是残枝已经不能被称之为“花”的东西拿到前面来,之前抓小偷的时候太急,不管怎么小心最后还是坏了。他把花递到雷狮的面前,弱弱地加了句“我以后补给你。”

雷狮到是没有多在意,在自己恋人衣着凌乱赶过来的时候多多少少猜到了这个笨蛋骑士又在哪里逞威风了,不由觉得好笑。他见安迷修想把花藏回去,赶紧一把抢过来,再用空着的手去拉安迷修的手,把这个人拉进了电影院。

 

没想到距离那时已经这么多年了。

雷狮不由得感慨岁月的流逝。

 

4.

谢天谢地安迷修终于回来了。

埃米觉得安老板再不回来,他的姐姐和那个奇怪的客人都可以把这间小花店给拆了。

“雷狮?你怎么来了?”

安迷修显然是匆匆跑回店里的,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他的一只手被在后面,样子滑稽极了。那个名叫艾比的女店员显然是想打小报告,不过安迷修没有给她机会,把店门的钥匙交给埃米后又马上拉着雷狮离开了。

 

“诶诶诶,安迷修你干嘛?做贼心虚啊,诶,别跑啦”雷狮前面没有反应过来,被安迷修这样拉着跑了一路,等安迷修终于要停下来时两个人都已经有些喘息了。

 

“我说安迷修啊,你拉着我跑什么啊——你还真怕我欺负你店员啊”

“给你。”

雷狮松了口气刚开口要调笑自己的恋人,却猝不及防被鲜花撞了满脸

这回轮到雷狮说不出话来了,他往四周看了看才发现这是他们第一次约会的那条街。

“就是,那个……雷狮,七周年快乐”安迷修见雷狮迟迟没有反应,就把花放在他的怀里,目光灼灼地盯着他。

雷狮觉得自己再不做些什么就要挽回不了局面了,所以他一手抱着花一手楼过安迷修的肩膀,在路人诧异的目光中亲了下去。

满意地看到老脸通红的安迷修,雷大爷没心没肺地笑了。

 

 

电影散场的时候已经快七点了,不过今天的太阳落得迟,现在天还是亮堂的。

雷狮抱着安迷修送的一大束花,这显然是经过细心挑选的,每一朵都开的很灿烂。

手心传来的温度让人安心,雷狮忍不住叫了身边的人。

“安迷修!”

“嗯?”

“安迷修!”

“我在。”

安迷修听见雷狮叫住了他却迟迟没有下文,有些疑惑地看他,温柔的湖绿色眼眸镀上了夕阳温暖的光,他见雷狮没反应又问了一句:“怎么了,雷狮?”

“没什么,”雷狮加快了脚步,安迷修没反应过来就被他拖着往前走了,“我只是想问问——晚上吃什么?”

 

5.

很多天后艾比才发现了一件事。

那个奇怪男人手上的戒指和自家老板手上的是一对的。

 

后记:

上课开小差的脑洞,两个日天日地吊炸天的大佬在一起以后很久很久的日子会是怎么样的,像是剧烈化学反应后的沉淀,曾经感天动地的爱情还是会回到一日三餐的普通,不过身边的人是他就好。

嗯,就这样。


评论(4)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