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爱极即为恨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16)

前文(1) (2) (2.25) (2.5)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14)

    (15)

==============================================

折腾了这么几天终于睡得安稳了,雷狮满意地睁开眼睛却看见卡米尔格外沉重的表情,他大概猜到了对方在顾虑着什么:他的母亲以及他们之间的血缘……

不过在雷狮看来这都是大问题,他长臂一伸把还在发呆的卡米尔搂进怀里,低头去嗅男孩发间的清香。不得不说这个动作看起来很蠢,但是眼前的是自己的爱人,雷狮的心里只有满心的欢喜。

卡米尔仍然有点恍惚,雷狮惩罚似得轻咬了他的耳垂,用刚睡醒的沙哑声音在卡米尔的耳边说:“卡卡,我今天回家拿上我的证件,我们去把你妈妈接回来然后一起离开好不好?”在卡米尔诧异的眼神中,雷狮笑得格外灿烂:“你应该多相信我一点的,相信你大哥。”

哪怕现在身处简陋的小旅馆里,眼前的少年依然骄傲得不可一世,卡米尔终于是从恍惚中彻底清醒过来了,心里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填满了,一时之间竟说不上什么话来只是热情地回应了雷狮的拥抱。

L市的冬天真的很冷,可是现在卡米尔不怕了。

两个人又在床上闹了一会,快接近中午的时候才退了房。雷狮用身边剩下的钱在附近的小饭馆里和卡米尔吃了午饭,想着趁午后没人的时间回家把自己的身份证件拿出来。

他们约好在车站门口见面,雷狮孤身一人往家里走。这个时间点父亲并不会在,雷家最近不太稳定所以哪怕他回到L市之后也已经很久没有见到过父亲了,大哥也离开了所以现在是最好的时间。

雷狮控制不住地脚步轻盈,他现在被莫大的喜悦所填满,回去的路上他甚至想好了以后要在卡米尔和他的房间的窗台上种什么花,莲夫人一开始肯定不会接受自己,但只有精诚所至世界上并没有什么他雷狮做不到的。

午后的雷宅空空荡荡的,只是偶尔有几个下人,对于雷狮的行为他们是没有资格多问的。于是雷狮轻车熟路地来到父亲的书房,他记得很清楚,大哥上次把他的身份证件和手机都放在了那里书桌左边抽屉的第二格。

雷狮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他会在那里看到母亲的身影。雷夫人背对着他坐在轮椅上,过分孱弱的身体包裹在厚重的毛毯中,她忠心的仆人安娜站在她的身侧。安娜看到他露出了浅笑:“三少回来了?”

雷狮对于自己的母亲其实是没有太多的印象的,“母亲”这个角色太早地退出了他的生命,记忆中的这个女人总是歇斯底里的,对父亲,也是对他们。雷夫人他真的是太久没见到了,自从那件事之后母亲就一个人搬出了主宅,之后更是连装都懒得。现在在父亲的书房里见到他,雷狮心中出现了不好的想法。

雷夫人在安娜出声的时候就转过身来,她像是在看陌生人一样打量着自己这个已经长成的三儿子,这样英气张扬的面貌与他的父亲如出一辙,过了良久她开口:“雷狮,你长大了。”

“母亲有什么事吗?”雷狮的语气算不上好,但毕竟眼前的人是自己的亲生母亲而且接下来自己要做的事情……想到这雷狮忽然有一丝心虚。

“你在怨我,雷狮”时隔多年雷夫人依然貌美如初,岁月似乎对她格外地宽厚,她似乎没有注意到雷狮语气里的不耐烦,依然平静地说着:“可是你有没有想过,你和那个孩子……他叫卡米尔对吧?你们走了之后,对你的父亲,对雷家会造成多大的损害”

被看穿了心思的雷狮一下子失了态,母亲的话像是一把利刃直直刺入他的内心,他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可是面对平静地母亲他怎么也说不出来。

雷夫人看着自己的小儿子挣扎的模样叹了口气:“雷狮,你爸爸老了。雷皇已经暮年,L市现在也不再是雷家的一言堂了……所有的人都等着看雷家的笑话,雷,家养了你十几年你要是无所谓,那你现在就可以走。”

雷狮的双手紧紧握成了拳,过分的力道让手掌爆发出不正常的惨白,他想到卡米尔还在车站等他可是父亲的白发以及疲惫的姿态又从眼前晃过,他想起来前几天在家里看电视时看到的父亲的身影,当年那样高大的身子现在竟然已经微微佝偻。

“别让你的父亲成为整个家族的罪人,雷狮……你终归是雷家的儿子。”

说完这句话,雷夫人就示意安娜把她推出去,桌子上放着一些现金和雷狮的身份证件,不过她很确定自己的儿子这辈子是走不出雷家了。

雷狮握紧的拳头终于是松开了,手掌有些破了,渗出淡淡的血痕,雷狮在自己十几年的人生中第一次品尝了绝望的无力。

窗外的L市银装素裹,不远处的小城哪怕是冬天也依旧是暖阳如初,可惜,他看不到了。

一向高傲的少年此刻无助地抱住自己,无能为力。

 

tbc.

 

 

 

 

 

 


评论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