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我爱野男人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17)

前文(1) (2) (2.25) (2.5)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14)

    (15)(16)

==============================================



雷夫人的猜测很正确,她看不透自己的儿子却非常熟悉雷家人。在得知雷狮默默回房的时候她让安娜去跟自己的小儿子说,她不会为难那个孩子,也会替他说清楚,如果他有什么东西要给卡米尔可以交给安娜……

雷狮在自己的房间里闷了好久,最后才递给了安娜一张纸条,他想让卡米尔等他,等到他可以脱身离开……可他自己心里也不确定这个时限到底是多长。安娜看着以往意气风发的三少这样的落寞,最终也什么都没有说,转身回到了夫人住的副楼。

“他交给你了什么?”雷夫人坐在巨大的落地窗前,副楼前的小花园里移植了几株红梅,在纯白的世界里鲜红地刺眼。

“一张纸条,还有一件外套……夫人,我不明白”安娜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她是看着雷狮长大的,也对夫人和先生之间的事情十分了解,她实在是想不明白为什么夫人这次要帮那个男人。

“安娜。”雷夫人依然看着窗外,兀自笑了,“我不是在帮他,我们与雷家早就是一条绳上的蚂蚱……雷狮,他是雷家的儿子。”

安娜看着眼前有些阴郁的妇人,开口岔开了话题“那,三少的东西……要送吗?”

“你找个地方丢了吧,别让雷狮看到。”

----------------------------------25年的分割线-----------------------------------------

“五寻的水深处躺着你的孩子/他的骨骼已化作珊瑚/他的眼睛是闪耀的明珠/他的全身没有一处朽腐/却都经受了海水的神奇变幻/化成瑰宝,富丽而珍怪……*”格瑞和雷狮往卡米尔家走的时候遇到了送葬的队伍,队伍里的人们穿着丧服,死者的孩子捧着他父亲的骨灰走在最前头,他们唱着古老的歌谣,浩浩荡荡地向海边走去。登格鲁的人死后没有立碑的习惯,他们的骨灰会被撒进大海,重新归于他们的大海。

雷狮忽然想起他刚来登格鲁的时候,那天他和卡米尔一起回家也碰到了这样一支队伍,那个时候他刚来对于登格鲁的当地的方言不是很熟悉,听着那些人唱觉得还挺有意思也跟着小声哼,那时候卡米尔听到了也不说只是微微笑着,直到很久以后他才听金说这是属于丧礼的歌……他记得登格鲁人会更改中间的名词来表示死去的人和送葬者的关系,那么如果他和卡米尔以后收养的孩子会不会在他们的葬礼上唱着“父亲们”?……雷狮心中有些不安,少年时期他们相伴走过的街道已经映入眼帘,再过一条街道,拐角处就是卡米尔的家,他这几天回到了登格鲁却也只是去了他们曾经的学校,对于那个他朝思夜想的人却有些踟躇……二十五年了,虽然当年他在那张纸条上写让他等等他,可是谁能想到是这么多年了。听说后来只有莲离开了登格鲁,但25年真的太久了,卡米尔会不会以为自己抛弃他了?他甚至有些害怕看到卡米尔已经拥有了一个美好的家庭。

“刚刚那是一位儿子。”就在雷狮快要陷入回忆时格瑞突然开了口。

雷狮盯着对方暗紫色的眼睛看了一会,有些弄不清楚他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么一句话。

格瑞是在雷狮来登格鲁的第三天才到的。金的姐姐秋前段时间生个男孩,这位新上任的小舅舅去参加孩子的满月酒了。他和金打算从此在F国定居,这次回来是来拿老家的一些纪念品的。

车子缓缓开上斜坡,卡米尔家的屋子出现在视野里,雷狮的心跳空了一拍。

“他……这几年,过得怎么样?”雷狮的心跳得极快,他已经很多年没有这么失态了。

“他?卡米尔?”格瑞的声音有点冷,“你当年一个人把他留在那儿,他给你打了一晚上的电话你都没有接,后来你家里人干脆拔了电话线……那个女生留给他的钱不够车票,他在L市除你之外没有熟人……”

“你说什么?”雷狮觉得自己突然之间有点耳鸣,“我,我当年让我家里人给他送了纸条……让,让他”

“如果不是有好心人帮他买票送他会登格鲁,他可能会直接冻死在车站里”车子前面是一个红灯,格瑞把车停下来,不去看身边的雷狮。

“……那他现在?”

“今年,是他第25个17岁。”红灯跳转车子缓缓启动,“他回来当晚就发起高烧了,莲本来还想带他走,后来只来得及送他。”

雷狮的身体在战栗,他想让格瑞不要再说下去可身旁银发男子的声音又是这么的冷漠而清晰。

“他死了,雷狮。二十五年前他就死了。”

 

tbc.

*改自莎士比亚《暴风雨》

 

 

 


评论(3)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