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我爱野男人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18)

要结束了

前文(1) (2) (2.25) (2.5)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14)

    (15)(16)(17)


=============================================

“啪嗒。”

庭院里很久没有人打理了,杂草和花朵杂乱的交缠着。门口的锁有些生锈了,开锁的时候有吱呀的声音。房子有一段时间没有打扫了,打开门的时候灰尘夹着海风就往人脸上卷。房间里有着没有拿走的行礼和没有理完的杂物,好像这幢房子的主人正在准备出远门,空气中依稀还有着小麦和甜奶油的香气,这是属于17岁的卡米尔家。

格瑞进门的时候被扬起的灰尘呛到了,微微皱起了眉头。在他后面的雷狮却一点反应也没有,不过在此之前他已经很久没有说话了。

“……卡,卡卡他是什么时候的事情?”雷狮的声音哑得不像话。格瑞听到他的问题小幅度地挑了挑眉,清了清嗓子后才开了口:“就在他回来的当晚……”格瑞用余光瞥了瞥雷狮觉得对方的神色还算镇定继续说:“他是被人送回来的,莲姨接到他的时候已经在发高烧了……他在那里等了你很久。”

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寂静。

良久之后格瑞看着时间差不多了,又开了口:“莲姨离开的时候把这些都留下了,钥匙我放在茶几上了……你,要离开的时候给我打个电话吧,我送你。”

“……格瑞,谢谢。”男人的西装依然得体,身姿依旧笔挺,但此刻他站在阴影里,格瑞从他身上看出了一丝颓废。他把自己的号码写在纸条上和钥匙一起放好就把这里留给了雷狮。

---------------------------------------------------------------------------------------------

“五寻的水深处躺着你的孩子/他的骨骼已化作珊瑚……”

雷狮在客厅里坐了很久,不觉有些昏昏欲睡。他这几年来一直绷着根神经,如今拿到了最后结果却不知道怎么做。睡眼朦胧中他似乎看到了17岁的卡米尔,那个有着清澈蓝眼睛的孩子,他的“弟弟”——他从来没觉得他们这么像过。厨房里似乎是飘出了面包的香气,还有奶油的甜腻,那摆在橱柜上当年他没有看清楚的照片这次却个外的清晰,他知道照片左边的男人是自己的父亲。

“五寻的水深处躺着你的孩子……”

那些孩子们的声音又在耳边响起,眼前卡米尔的样子渐渐模糊了,一道光照在雷狮的脸上,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卡米尔的房间在二楼的第二间,雷狮记得他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卡米尔正在生病,整张脸几乎都埋进了围巾里,看到来访的自己还表现得十分震惊……雷狮踩在木质的楼梯拾级而上,推开了那间房门。大概是害怕触景生情,卡米尔的葬礼结束后莲什么都没有带走就一个人离开了登格鲁,之后再也没有回来。这间房间里的一切都被停留在了男孩的17岁。

如果那时自己不掺上一脚,那是的卡米尔就会和他的母亲一起离开登格鲁前往另一座城市,他的房间因为要离开显得有些乱,卡米尔一向是喜欢整洁干净的只是这一次他却没有办法去理了。早上的被子他还没来得及叠,就像是这房间的主人刚匆忙离开一样。他带到L市的行李箱就摆在床头,这么多年没人去打扫上面积了厚重的灰尘,雷狮走上前去把它打开。一些简单的衣物和生活用品除此之外只有一个小盒子,卡米尔应该相当宝贝它,上面缠了层布。雷狮的双手在颤抖,他有些急迫地去拆那上面的布,动作实在算不上是从容。

那盒子里什么都没有,只有三颗糖,这是他们学生时代很流行的糖果他当年来登格鲁的时候还带来了一包。其中的有一颗被吃掉了,糖纸被小心地叠成了方形,剩下的里面的糖果都已经融化了,彻底不能吃了。雷狮一打开盒子,屋子里顿时弥漫着糖果的香甜,时间似乎有回到了二十五年前那个有着美好夕阳的午后。

“五寻的水深处躺着你的恋人……”

孩子们的歌声又在耳边响起,早晨的海风有点冷,飞扬的灰尘在登格鲁的灿烂阳光照耀下像是一场神秘的仪式。雷狮站在空荡的房间里,突然咧开嘴笑了。

---------------------------------------------------------------------------------------------

金知道自己的发小不会安慰别人,侄子的满月礼参加到一半就匆忙打飞的往登格鲁赶但等他和格瑞第二天早上去找雷狮的时候发现已经是人去楼空了,他们在一切雷狮可能回去的地方找了一圈无果后又找到了天角。

早晨的天角上起了雾,冲在前面的金隐约看到了雷狮的身影,他兴奋地挥手喊了对方的名字但是雷狮并没有理他,金扭头想告诉格瑞但一阵风刮过,雾散了,那里什么也没有。

“诶?是我看错了嘛?”金感到迷惑,孩子气地揉了揉眼睛,“格瑞格瑞,我刚才真的看到雷狮站在这……”

格瑞皱起眉头,拉着金快速跑上了天角,往崖下看,像是看到了什么他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反身紧紧抱住了自己身边的金发男孩。

“格,格瑞……诶?格瑞?!”金隐约猜到了雷狮去了哪也多多少少猜到了自家发小的心情,接下来的话都咽进了肚子,回应了自己爱人的拥抱。

 

清晨的海风卷起层层浪花,撞在崖壁上发出哗哗的声响,像是谁的安魂曲。

 

tbc.


评论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