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爱极即为恨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最终)

前文(1) (2) (2.25) (2.5)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14)

    (15)(16)(17)(18)


接下来还会改一改

应该还有一个番外

---------------------------------------------------------------------------------------------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这是凯莉从小就懂得的道理。

家里的小女儿,可以天真可以捣蛋却不能拥有自己的野心。这样的话不管是对于再婚的母亲还是对于自己没血缘的哥哥都要好。家族的继承人只能有一个,一个过分优秀的弟弟妹妹会让老大不满,所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给自己安排上一个角色,然后在这样合适的性格里安分地享受一世荣华。这也是最开始的时候为什么她会和雷狮成为好朋友,不管是她的傲慢还是雷狮的荒诞,都是保命的手段。

只是凯莉没有想到后来会发生那些事情。雷家的百年根基松动了,几乎也是在那一夜之间原本与雷家亲密无间的世家新秀们纷纷离开,树倒猢狲散,就连她自己也被母亲和那个没有血缘的哥哥提醒不要跟雷狮走得太近。“阳奉阴违”是她的专项,所以那段时间他们还算联系紧密。再后来,雷狮去了登格鲁。凯莉心里一直都很清楚雷家积威多年并不是那么容易倒掉的,但这次却成了雷狮的大劫。

雷狮的尸体最终还是没有被找到,雷家人在L市给他立了一个衣冠冢,新上任的年轻家主力排众议在他的身旁给卡米尔也立了一个。

两块碑紧紧地黏在一起,他们的主人早已在海浪中安息。

葬礼上雷家大哥二哥从国外连夜赶来,亲近或者不亲近的朋友亲戚都赶来了,唯独雷老夫人拒绝参加她小儿子的葬礼。作为雷狮的好友,她挽着丈夫的手站在前排,看着自己的旧友入土,心里说不上来是什么滋味。

金和格瑞参加完葬礼后就准备离开了,凯莉去送他们。机场的咖啡厅里凯莉搅着杯子里的咖啡有些心不在焉,金盯着瓷盘里溅出的咖啡滴,在凯莉准备喝下那杯咖啡是给她递了方糖。

“凯莉你没事吧?这么苦的咖啡你今天都不放糖,我记得你以前最怕苦了……我知道雷狮的事情你很难过,但,但是你的朋友还有我和格瑞啊……”

“傻子。”凯莉生的白,因为今天参加葬礼她只涂了浅粉色的指甲,现在指甲油上沾了棕色的液体,晕开一片阴影。

“凯莉我关心你你怎么还骂我傻。”金发的男人真的被保护的很好,哪怕是现在仍有着少年人的纯真。

“你这次回去……不回来了?”

凯莉突然岔开话题让金有些意外,但他还是老实回答:“应该吧,不过凯莉你以后孩子满月的时候我和格瑞一定会回来的!”

凯莉把金给的方糖丢进咖啡里,又倒了杯牛奶进去,抿了一口,不说话。

金还想说些什么,但去办理手续的格瑞这个时候回来了,他转身向那边扑去。格瑞轻皱眉头不过还是放下行李接住了这个人形炮弹,拍拍他的后背,说:“我们准备走吧。”

金笑嘻嘻地扭过头跟凯莉告别,面对凯莉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拉起格瑞的手消失在人群里。凯莉盯着那边熙攘的人群,手里握着已经冷透了的咖啡,低声自言自语:“有时候,我还真的挺羡慕你们这些混蛋的……”

今天的阳光很好,照到身上的暖洋洋的,凯莉在那儿又站了一会,忽然觉得肩上一沉,扭头看到了自己的丈夫,他什么也没说只是搂着她,那男人长得的确算不上英俊但此刻凯莉看着他的侧脸却觉得心里暖洋洋的。凯莉一直很聪明,她还想说些什么但几次张口闭口最终还是笑着离开了。

--------------------------------------------------------------------------------------------

在雷狮葬礼的第三年后一位开发商看中了登格鲁这个小城,说是要建造一个大型海边度假中心,卡米尔的家也被划在了度假村的范围内。莲夫人当年走的时候把房产转给了秋,后来秋出国了就又给了她的弟弟。金接到开发商打来的电话的时候格瑞正在哄他们的儿子睡觉,他们领养来的这个小孩金发碧眼的倒是和金有几分相似。他思考了良久,最终还是点了头。

施工的那一天F国的临海小镇天气晴朗,金和格瑞带着孩子去海边玩。金带着卡米尔家的钥匙,把它沉到了海里。

金属的小物件很快就被海浪卷走,不见了踪影。

属于那里的故事,也终于是结束了。

 

end.


评论(3)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