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爱极即为恨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番外)

番外.溺海(下)

正文(1) (2) (2.25) (2.5) (3) (4) (5) (6) (7) (8) (9) (10) (11) (12)(13)(14)

    (15)(16)(17)(18)(终章)

番外  


我写了个什么玩意?????

还会改


--------------------------------------------------------------------------------------------


雷狮到达片场的时候整个眼睛都哭红了。

凯莉看到后吓了一跳,就算是与雷狮朝夕相处的她也搞不明白这个祖宗今天早上在闹什么。紧急处理之后凯莉半开玩笑似地对雷狮说:“我居然不知道我们雷大爷这么多愁善感的,看来以后我要日常带装备了……”

雷狮还在放空,他的眼睛直直看向远方像是在看。凯莉顺着他的目光往那边看,却看不出个所以然。

“雷狮,要不我今天帮你跟导演请个假吧。”凯莉还是有点担心自家艺人的状态,“不行就别撑着……”

雷狮摆摆手打断了凯莉接下来的话,拉开车门下了车。时间已经不算早了,片场已经全部布置好了,雷狮一下车片场的工作人员就围了过来。

虽然雷狮今天情绪不对,但他是个优秀的演员,入戏状态之快让凯莉都不由得感叹。一个早上下来倒是无事发生,雷狮的演技也得到了导演的认同,不出意外的话明天就可以结束前两集的全部内容。

那个男孩是在中午的时候来到片场的。

他今天没有带帽子,柔软的黑发被梳得服帖,再配上他那双透彻的蓝色眼睛,总会让人想到某些柔软的小动物。

雷狮从剧组的人哪里听到,这个人是导演在F国留学期间认识的朋友家里的孩子,据说祖上也是登格鲁人,这次跟导演回归故里,来“寻寻根”。

男孩跟导演寒暄了一会,随后竟径直向自己走来。雷狮被这突然的展开弄得有些愣住,他看着向自己走来越来越近的身影,心跳莫名加速。想着对方可能是自己的粉丝,雷狮觉得自己绝对不能把人给吓跑掉,强压下心中诡异的情绪他摆出了标准的营业微笑。

雷狮刚想问他是要合照还是签名就见男孩在离他五步开外的地方站定,皱着眉头盯了他一会,把手上的东西递了过来。雷狮低头一看,是第三集的剧本。

“陆叔让我拿给你。”男孩的声音有着不符合外表的稳重,他的普通话不是很标准但也看得出来是很用心在练了。

雷狮对男孩生硬的搭话方式感到有趣,不过现在他雷大爷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所以很乐意给对方一个台阶。

“谢谢你哦,卡卡。”

男孩的全名雷狮并不知道但他记得导演好像叫过男孩“卡卡”。雷狮用的是F国语,一般的粉丝看到男神这么亲昵早就乐上天了,可他也只是有些诧异地挑了挑眉,接着毫不留恋地转身离开了。雷狮的营业笑容有些僵硬地挂在脸上这大概是他自从进了娱乐圈以后第一次对自己的魅力产生了深深地怀疑。

上午雷狮的拍摄已经结束了,凯莉因为手头下另一位艺人的事情暂时离开了而那个愣头愣脑的助理现在不知道在哪里。不得不说,雷狮现在有点烦躁,剧本是没心情看了,他只想去海滩那逛一逛。

因为明天的场地是在海滩,现在剧组已经开始布景了。雷狮把剧本卷成一根棍子,往自己手心里有一搭没一搭地敲着,还在想着刚才男生的表情,之后他又思维扩散到为什么他不来找自己搭话,随后又意识到自己失败地连他的名字都还不知道……雷狮觉得自己现在相当的古怪,同性恋在娱乐圈并不是个禁忌,现下社会开放了很多,甚至还有粉丝会拉郎自己和安迷修那个傻逼骑士。雷狮很清楚自己并不喜欢男性,但他又很确定自己对那个素未谋面的男生有一定的好感。

雷狮往海边走,他想地出神,完全没有听到有人在喊他的名字。直到冰凉的海水浸过他的脚,年轻助理汗湿的手抓住了自己的肩膀,他才回过神来。年轻的助理显然是吓坏了,连声音都带着一丝的颤抖:“wok雷哥你别吓我,你别想不开啊……你,你要是出事情了凯莉姐会剥了我的皮的……呜呜呜……”雷狮看到自己面前这个快哭出来的187小伙子,再次确定了自己不是gay的事实。他伸手想去拍拍助理让他别这么丢人,突然脚上传来尖锐的刺痛,低头发现是自己的脚背被划破了。

雷狮弯腰一捞,发现“凶器”是一个钥匙。说是钥匙其实已经被腐蚀地不像样了,顶多算一块破铜烂铁,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雷狮直觉告诉自己这就是一把钥匙。他盯着那块破铁看了很久,突然剧烈的疼痛袭来,脑海里像是被炸过了一般。

小助理显然是被那道染血的伤口吓到了,他已经不知道怎么去面对暴怒的凯莉,却又见雷狮突然脸色惨白抱着脑袋,连站都有些站不稳了。

-------------------------------------------------------------------------------------------

晚上8:30,是卡米尔父母与他约定好视屏通话的时间。卡米尔的父母很早就在屏幕前等待,见到明显被晒黑了一个度的儿子,莲有些不厚道地笑出了声,随后又推了推自己的丈夫:“不是很担心你儿子的吗?怎么现在又不说话了……”卡父被妻子的小动作弄得有些不好意思,挠挠头跟儿子聊起了家常。

“哦对了,卡卡。”卡米尔跟爸爸就海鲜生吃还是煮熟这个问题争论不下时,莲夫人又突然插了进来,“你在你陆叔的剧组里的话,有没有见到——Ray啊?”

“Ray?”卡米尔有些疑惑,“那谁?”

“雷狮啊!!雷狮!!你连他都不认识?!”莲夫人有些恨铁不成钢,一向温婉的她现在连声音都带上怒吼,“都说了让你别跟你爸一样天天泡书里,多去关心关心身边——哦,记得帮我要他的签名。”

“……”卡米尔被自家少女情怀泛滥的老妈弄得有些无奈,看到屏幕角落里也是一脸懵逼的父亲又找回了一些安慰。对面的母亲还在叮嘱着他一定要找机会跟她男神搞好关系有机会带回家来吃个饭,突然门铃响了。

卡米尔一边应付着老妈,一边去开门,却看到本该在片场的雷狮出现在自己房间的门前。男神的表情让卡米尔看得发毛,他下意识地往后退了几步,不去理会镜头那边已经陷入疯狂的母亲,用自己半生不熟的凹凸语问道:“有什么事——唔”

一个冰冷的吻堵住了接下来的回答。卡米尔被对方的突然袭击搞得有些懵,但身体被对方牢牢抱住,雷狮的眼神简直是要吃人。卡米尔被他的眼神所震慑,一时之间任由着对方攻城略池,脑子里一片空白。

耳鬓厮磨了半晌雷狮才停下来,不过仍旧没有松手。卡米尔确定对方没有喝酒,心里莫名地慌乱起来,碰碰直跳的心脏带着连他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喜悦。

“他们的主题是重逢,”雷狮在声音在耳边响起,低沉又带着一丝沙哑,成功地让卡米尔迅速烧红了耳根,“卡卡,我们在一起好不好?”

雷狮的声音带着一丝不明所以的恳求和小心翼翼,卡米尔被他的低音炮轰炸得意乱情迷,心中被不知名的喜悦充斥,明明是刚认识的人……卡米尔觉得自己的脑袋有些昏沉,一些不属于自己的破碎回忆像电影放映一般在眼前浮现。

雷狮盯着卡米溢着水雾的眼睛,心底里有着数不清的悔恨和难以言表的酸楚,那些陌生回忆像是一个炸弹让他现在仍有种不真实的感觉,他亦是知道现在自己只是对方认识不过几天的路人,这么唐突肯定会吓到对方但他真的等不了了……他扶住卡米尔的肩膀让他看着自己,一字一句地说:“我知道这很唐突,但我是真心……明天下午的天角——你知道的。我在那里等你……你,你如果想好了就过来”

等到雷狮走了,卡米尔还犹如云端,他忽然想起了自己前面还接着视频通话,赶紧拿起手机却发现自己父母早就关掉了通话,不过卡米尔肯定他们也多少听到了一些。想到这些卡米尔又有些痛疼。

------------------------------------------------------------------------------------------

梦的世界向来是光怪陆离的,但这次的却格外地真实——九月的街道安稳而宁静,带着淡淡腥味的海风拂过少年人的脸庞,夕阳染红的坡道下两个青年相携往远处走然后在影子拉地老长时分享一个吻。

雷狮今天的拍摄结束的格外地早,关于情人崖的部分已经全部完成,剧组已经撤离的差不多了。

他在等一个人。

他的耐性一直以来不是太好,但这次却很耐心地站在这里。雷狮的心里并不确定卡米尔会不会来到这里,毕竟昨晚自己这样实在是冒犯——对于昨天自己的无脑行动,雷大少爷有些闷闷不乐。

等到卡米尔气喘吁吁地跑上情人崖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画面。

男生的五官深邃,蓝紫色的头发被赤红的夕阳镀上了光,像是只出现在故事中的诱惑水手的罗蕾莱。

对方见到他显然是很高兴,他张开双臂接受了雷狮的拥抱。忽然一个冰凉的物什带上了他的脖子。他知道,那是魔盒第三系列的男款项链“重逢”。

吊坠钥匙上的蓝色宝石在夕阳下闪着耀眼的光芒,他抬头看到对方眼里同样耀眼的光,笑着迎了上去。

梦境与现实重叠在了一起,捉摸不清又铭刻于心。

只不过这一次,他等到了。

 

end.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