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zZoerin_

近期更新

【瑞金】白日焰火

和同学闲聊后的产物

可惜对方是金瑞(x

巨OOc




完全没有金的第一篇:(

———————————————————————————
1.

白发的少年坐在房间的中央。

他面对着一块巨大的透明墙,不知道是由什么材质构成的,墙的另一端是一个起居室,几秒钟之前那里发生了一场小型爆炸,现在房间里显得有点凌乱。

现在的时间是19:24分,格瑞确认了时间。除了刚才让他欣赏了一场爆炸,提出邀请的主人已经晾了他将近一小时了。


“咔哒”

房门被推开了,娜塔莉娅被房间里的刺眼的灯光晃到了眼睛,对上少年责怪的眼睛她丝毫没有迟到的自知,反是倚着门笑。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这个?”相识多年娜塔莉娅从对方的语气中听出了一丝无奈和愤怒。室内的空调有点高,金发女郎把自己的外套脱下放到了门边的桌子上。,她走向仍然坐着的少年,示意他看向那个方间。

对方的刻意卖关子让格瑞觉得有些不快,但他潜意识里又认为莉娅不是那么无理取闹的人,下一刻那房间的情况着实超出了他的预料。


“嗒嗒”

时间停留在了19:30分然后房间里的景象开始以一种诡异的角度扭曲,像是有一个无形的引力在吸收一切,但就在眨眼间又不一样了。

对面房间的时钟上显示时间是晚上七点整,前面因为爆炸而碎裂的水杯完好无损地立在桌子上,杯子里甚至闪着粼粼的水光.......这干净整洁的房间与爆炸前如出一辙。饶是格瑞情感冷淡也因为这不符合常理的景象所震惊,不由得呆愣在那里。

“......这是什么。”

“时光仪”莉娅站在格瑞的身后,“这是老师在一直研究的项目,在圣空星系防御系统崩溃前老师已经研究出了核心数据......可惜,他现在不在了。我逃亡的时候带走了老师的笔记本通过它遗留下来的资料制造出了一代的试验品。喏,就是你眼前的那个”她笑着指了指前面的房间,那个屏障已经放下来了,她走进去从墙壁上扣下一个小型的金属装置,“我后来还进行了很多实验,终于掌握了核心,现在它已经可以传送一个人类了。”

“你知不知道这个是禁忌项目”想到女孩可能会为此而死,格瑞的声音听着有些生气“你请不清楚你在做什么”

“格瑞,你知道吗,今天早上前线传来的战报,雷王星及其附属星系防御全线崩溃......那几位大人通过了X6星系的提案”莉娅把头靠在格瑞的肩上,她的声音听起来恹恹的,“那些人还放弃了对老师的救援”少女金色的发丝扫过格瑞的面颊,让他觉得有些痒但眼前情绪低落的少女更让他感到不安,他是真的不会安慰别人,尤其是他知道那位博士对她有多重要。

房间里一时间静得只剩下时针走动的声音。

良久后娜塔莉娅才抬起头,她走到格瑞的面前和他对视,她显然是哭过了,天蓝色的眼睛闪着波光,看起来可怜极了。

“格瑞”她紧紧盯着那双紫色的眼睛,带着丝细微的哭腔“你会帮我的对吧”

不等对方反应,她接着说:“那个人......他简直是个怪物,没有理智,没有人性,不会受伤,不会死亡.......格瑞你上过前线你知道的——根本就没有人能够靠近他,除非,除非我们能在那个人成为怪物前杀死他。”

“......回到过去”格瑞脑海里忽然浮现出战友惨死的样子以及那些失去家园的难民,“我答应你”

听到了对方的回答,娜塔莉娅心里有股说不出的滋味,她轻咬嘴唇,又是一阵沉默。

“对了,格瑞”莉娅边说边把左手食指上的金属戒指取了下来放到格瑞手中,“我想,我们已经告别了”
格瑞看着手中的戒指心里已经明白了大半,他把自己手上的同款男戒摘下在莉娅诧异的目光中放到她手里,说“一路平安”

眼泪瞬间涌上了莉娅的眼眶,她硬是扯出了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手中的戒指上还有对方残余的体温,她哽咽着说“一路平安。”

少女的离开让房间里有只剩下了格瑞一人,他走到时间仪的前面,面对浮动着流光的按钮,他知道自己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TBC.






Out Of Character (7)

cp卡雷卡

依然是那么一丢丢瑞金

前文(1) (2) (3) (4) (5) (6)


---------------------------------------------------------------------------------------------


对于天角的传说总是很多的,大人们说天角的海域附近住着会蛊惑人心的妖怪,他会用美好的相貌以及动人的声音蛊惑你,再把你吃掉又说这下面的的石洞曾经是海盗们的聚居地,里面有很多被他们抓住的海怪,一旦孤身一人来到这里,就会被失控的怪物撕裂……但这对于孩子们来说显然构不成什么恐慌,天角依然是他们的乐园。


一行人磨磨蹭蹭地直到中午才到达目的地,晚些的时候出了太阳,显得海风也不怎么大了,站在崖上,看海浪翻腾呼啸,倒是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

 

金倒是没有那么细腻的情感,一大早就消耗了这么多体力现在直嚷嚷着饿,格瑞拿他没办法,取了烤架来替他家发小生火烤肉,金开心的不行,从背后搂住格瑞,直往他脸颊上蹭“嘿嘿格瑞你最好啦!”他的力道太大格瑞没有吃住,让碗里的肉汁洒出来了一点,他默默地把碗移到更远的地方防止金被溅到同时用算不上严肃的眼神警告了身后不安分的金发少年。雷狮坐在不远的树下,卡米尔不知道去哪里,他看着那边闹哄哄的两个人,颇有深意地“啧”了一声,继续百无聊赖地看海浪拍打崖壁。

 “大哥”卡米尔站在雷狮的身后雷狮仰起头看他,他明明有着少年人的稚嫩却总是一副成熟的样子,让人看着有些心疼,他拍了拍身边的地方示意卡米尔坐下。

 

两个人一时间谁都没说话,海浪带来的清爽海风让因为早起而有些昏沉的脑袋感到清凉,海浪撞击在岩石上崩碎的白色的水花像是某位大师的名作。太阳完全出来了,冬日的金色阳光照得人身上暖洋洋的。

 

卡米尔见雷狮不说话以为他是无聊了,于是开口询问道“大哥,比起L室这里是不是很无聊……”

“嗯?”透着一丝笑意,雷狮露出了熟悉的似笑非笑的表情“这倒没有,L市太吵了,不管是谁每天都是一张相同的嘴脸,看着烦人。不过你要是对那个地方感兴趣,我下次可以带你一起去”卡米尔没有回应他,雷狮又自顾自地说“不过我家我觉得你也不会喜欢的,那些老家伙他无聊了,我那几个哥哥也是……还不如去一些更有乐子的地方”

“乐子?”卡米尔定定地看着雷狮,对方把头倚在树干上,不在乎地开了口“也就是一些娱乐场所,我以前在L市的时候经常和一些朋友去那里,反正我爸管他自己都来不及。”雷狮突然把头凑得很近,卡米尔看到他的眼睛,是深不见底的紫色,他感受到对方轻微的鼻息,像是被猛兽捕食的猎物,完全动弹不得,他听见雷狮用很轻的声音在他耳边说道“那个老头子的孩子太多了,如果处理不当的话可是会有麻烦的……”像是在抱怨,又像是在调侃,但这平淡无奇的声音却让卡米尔背后起了一身冷汗。

 

雷狮说完又把身子探了回去,他的眼睛在注视着远方“如果可以,我其实想留在登格鲁”

“?”卡米尔还沉浸在他刚才的话里没法平静,忽然听到他这么说又是一惊。“反正我上头已经有两个哥哥了,那种无聊繁琐的事情我也跟不不想做”他扭头看向卡米尔,笑得灿烂“我听说这里下面有个天然的石洞,以前是海盗们的聚居地。如果留在这里我们就去搞条船出海怎么样?”他的眼睛镀上了淡淡的金光,是上好的紫水晶“怎么样?卡米尔,要不要一起?”

 

像是被蛊惑一样,卡米尔点了头

 

 --------------------------------------------------------------------------------------------

他们在天角上一直待到下午才往回走。

 

因为有心事,卡米尔走到了最后。他看向身前的人——大家族精心培养出的优秀继承者,浑然天成的高贵气质,耀眼地让人移不开眼,这个人把桀骜不驯写到脸上,随意所欲到毫无顾忌,他是众人仰慕的天之骄子,不像自己,是见不得光的。

 

回程的路有一大段树荫,这会天气有些转阴,海风又起来了。

 

卡米尔站在暗处。来自脊髓的压迫让周遭神经麻痹,不断上涌的呕吐感让他不得不暂时停下,他忽然想到了第一次见到对方的场景,他一眼就认出对方,卡米尔对于那个耀眼家族的印象只有唯一合照中的那个男人,但幼年和母亲经历的事情让他对他们产生不了一点好感,即使对方与自己素昧平生。后来的接触也就多多少少带了点目的性,他接受对方的示好,偶尔会在午夜梦回之时略带恶意地想,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得知真相之时,那双高高在上的眼睛会露出什么神色呢?吃惊?愤怒?还是掌握一切的戏谑?……但就是雷狮这样的人,天生就有这让人臣服的气势,越是相处的久了就越是被他身上的闪光点所折服。

 

他很清楚雷狮对他的好感,也十分清楚这些大少爷感情的晴雨不定——毕竟自己的母亲就是个活生生的例子,可就算是知道这些,他内心仍然隐隐希望那个身份永远不要被戳穿,他仍然可以待在雷狮的身边。但就在刚才他们在天角的时候,他看着雷狮的眼睛,他很清楚对方知道了什么也知道对方现在仍然心存怀疑,那个荒诞的念头又涌现上来——如果,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喂!卡米尔,快跟上”雷狮的声音让他猛然惊醒,但因为来自骨髓深处的疼痛让他有些僵硬,雷狮看卡米尔没反应又折返回去,不由分说地抢过了他的包走了,见他还愣在那里,还是那习惯性地戏谑的笑

 

“快跟上啊”

 

厚重的云层被海风吹薄,再稠密的树梢也无法遮蔽住暖色的阳光,登格鲁的黄昏永远是最美的,暖意自外而内,安抚了深处的疼痛。那人的身上也披了层光。

 

如果被他知道了会怎么样?

 

不管了。卡米尔不自觉地笑起来。

 

反正有大哥罩我。

 

tbc.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6)

cp卡雷卡

有那么一丢丢瑞金

前文(1) (2) (3) (4) (5)


---------------------------------------------------------------------------------------------

在期末的时候,金提出了去海边玩。

登格鲁沿海大部分被建设成了海港,这并不是可以游玩的地方,剩下的是几个初步开发的旅游用海滩,雷狮刚来登格鲁的时候去过,风景不错,但现在大冬天的,谁会没事去吹海风……

 

看到雷狮不解甚至接下来就要开口嘲讽的样子,格瑞开了口“金说的不是那些海滩,是天角。”金也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噢噢噢雷狮你之前不在所以不知道”他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后脑勺,发出了蠢兮兮的笑声“嘿嘿,那可是我们的秘密基地,比那些海滩好玩多了——来嘛来嘛,好不容易接下来就是寒假了……”

 

雷狮下意识地去看卡米尔,却发现对方在看书根本没理会这边。

 

在经历了那一次的留宿后虽然他们心照不宣的不提那个吻,但两人相处起来有些尴尬。

 

对方的长时间的沉默让金略微些尴尬,不过好在他神经够粗有并不在意这些,顺着雷狮的目光,他也看到了卡米尔。

 

“嘿嘿卡卡你也一起来啊,海边就是人多了才好玩啊”金的嗓门成功的让卡米尔看向这边,他先是扫了眼一直盯着他看的雷狮,然后才在金期待的眼神中点了点头。

 

卡米尔答应之后雷狮也爽快地加入了,他此时的过分爽快得到了格瑞猜疑的目光。

 

天角处在登格鲁镇的最南端,这是一座高高隆起的海岸山脉,站在崖边还可以看到海浪冲击峭壁的惊险场面,传言这里死过人于是镇上的大人们都对此地避之不及,但这并不妨碍这些孩子将这里作为他们的秘密基地。

 

金拉着自家发小的手,熟门熟路地走在前面,卡米尔一路上略微有些吃力,雷狮提出要帮他分担一些行礼却被他拒绝了,虽然心里有些火但这样雷狮还是放慢了脚步,两人就这样慢慢地落在后头。

 

卡米尔比起前段时间似乎又瘦了,雷狮走在他的后侧可以清晰地看到他后颈处突起的骨头,在天角有些强大的海风中他整个人似乎都有些摇摇欲坠。

 

这样单薄的身影让雷狮看着有些担心,虽然这短时间卡米尔对他不冷不热,但毕竟自己是他大哥,这么想着他又对前面的卡米尔伸出了手。凑巧地,卡米尔转过了身,雷狮的手搭在半空僵硬着不知道该不该收回,他平时狂拽酷炫此刻倒是收敛的一干二净。两人就这样的看着彼此,耳边只有海风以及彼此呼吸的声音。

 

卡米尔的眼睛是好看的蓝色,雷狮不止一次赞叹这双眼睛的美丽,像是上好的蓝宝石却又投射了大海天空,现在这双无杂质的眼睛盯着自己,雷狮在海浪以及嘈杂的风声中,分明听到了自己的心跳声。

 

空气中酝酿着暧昧地气息,两人都不约而同地红了耳尖。雷狮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心口就要破茧而出了。

 

金的出现却完美打破了这气氛。

 

“喂,你们两个怎么这么慢啊,快跟上啊”

 

金的嗓门,一直都很给力。

 

等我上去就干掉你。


看到转身往上走的卡米尔,雷狮心里这么想着,向站在高处的金狠狠看去。


tbc.

存个脑洞
偷偷打个tag,希望能有太太写_(:з」∠)_



金在未来因为不知道什么原因黑化了
然后就变成了毁灭世界的大魔王

然后格瑞是某个反抗组织的人但是因为黑金太强了根本打不过组织也快玩完了,在最后关头科学家研发出了可以回到过去的时间仪但因为比较粗糙只能穿梭几次还容易出bug,格瑞就回到过去见到了黑化以前的金(大概15,6岁左右。

本来组织的任务是让他在金成长前杀掉他但格瑞杀了几次发现根本打不过(金发现自己的好朋友居然要杀掉自己,瞬间黑化)死了好几次之后只剩最后一次机会了,但这次时间仪出bug格瑞回到了更久之前(金大概才5,6岁)自己也变成小孩子。

然后被秋收养的格瑞顺利和他要杀死的对象成为幼驯染,下不去手杀他就想把他掰正,成为根正苗红的五好青年

结果把自己掰弯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骨科组】Out Of Character(4)


主cp骨科组(雷狮和卡米尔) 副cp瑞金 其他人我看着写

卡雷雷卡,无差了


真·骨科(两个人真的是兄弟

终于有一点点瑞金了:)


我石乐志:(


前文(1) (2) (3)

下章(5)
---------------------------------------------------------

 金被雷狮半夜的电话吓了一跳。

 现在的时间有点晚了但他的数学作业还没有做完,今天上课的时候他睡觉被抓如果明天还交不出作业的话一定会被老师叫出去。

 他看着手机上陌生的来电号码又看了看几乎空白地作业本,决定明早把自己的生死托付给好兄弟格瑞。

 电话里雷狮的声音意外有些沙哑,但语气还是一如既往地霸道“喂,小鬼,你跟卡米尔是不是以前就认识?”

 “啊啊啊是雷狮啊!!!!你想问卡米尔的事啊!”金夹着听筒顺势合上作业本,“嘿嘿,这个我当然知道啦,我和卡米尔可是非——常要好的朋友呢!!”

 对于黄毛小子的朋友宣言,雷狮略微感到有些不爽,但他告诉自己此刻最重要的事情是了解卡米尔的情况,他打断了对面滔滔不绝的发言,开门见山地说“我今天听到了一些关于他的传言......”

 
 金听到雷狮的这句话不小心从椅子上掉了下来,吵醒了隔壁房间的格瑞,他对着对方投来的关切目光打了一个让他放心的手势,再次开口时的语气却略微有些沉重了:“我不知道雷狮你听见了什么,但是你和卡米尔不是朋友吗!你怎么能怀疑自己的朋友!”此刻金的声音已经听着有些愤怒了“卡米尔和阿姨都是非常好的人,我不准你欺负我的朋友......”

 雷狮想,他大概是疯了才会找这个小鬼打听消息,正想着挂掉电话,对面的听筒却传来了格瑞的声音。

 格瑞一直站在门边听金滔滔不绝地谴责雷狮对朋友不厚道,他本来对这些没什么兴趣,最后实在是担心他会在明天早上被雷狮暴揍一顿才抢过了话筒,对上发小不满的眼神,他低声说了句:“作业本在我包里第二层,具体步骤我都写了你有什么不会等会再问我。”

 看着金投来的感动目光以及回房间时抛下的:“格瑞你果然是我最好的朋友”,格瑞无奈地摇摇头,重新拿起了听筒:“你想要知道什么”

 雷狮听着话筒对面的闹剧,却没有了开玩笑的意思,他深吸了一口气,重复了前面的话:“今天我听到了关于卡米尔和他妈妈的事情......”

 “卡米尔的确是和他妈妈独自生活”格瑞的声音和卡米尔一样偏向于冷淡,但相对于格瑞的拒人于千里之外,雷狮觉得,卡米尔显得温柔的多。“他和他妈妈不是登格鲁镇的人,大概在卡米尔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才搬过来的,在此之前的事我们都不知道。他们刚到这里的时候也不和邻居打招呼,每日深入简出战战兢兢的像是在逃难,后来到了卡米尔上初中了才好了一点。”格瑞停顿了一下“但是,我想你也听说过,卡米尔的妈妈以前是被包养的这件事——”

 雷狮忽然觉得此刻打听消息已经没有什么必要了,他猛的抽了抽鼻子,发出浓重的鼻音,话筒对面的格瑞明显是听到了,又加了句“不过你也别太在意,不过是流言罢了......”对于对方明显带着安慰的语气,雷狮仓促挂掉电话,使劲搓揉着眼角直到双眼模糊,等颓丧够了,他冲了把脸躺回床上,昏昏沉沉地入睡。

 也许是日有所思,雷狮做了个梦,梦见的却是他小时候的事情,那时候他的父母关系还没有到现在这样水火不容,因为政治利益而结合在一起的夫妇虽然不能举案齐眉但还尚且能够相敬如宾。但就在他七岁生日的那一天,母亲发现了父亲的外遇,以及一个和他仅相差了一岁的私生子。那怕是他过得最差劲的一个生日了,原定的派对取消了,紧闭的房门那边传来了母亲歇斯底里的声音混合着物品破碎的声音,身旁的二哥红了双眼,怒气冲天地跑出了家门,大哥一言不发却用青茎暴起的拳头砸碎了坚硬的水晶花瓶,浸了满手血......就像回忆里的那样,他站在空荡荡地客厅里,一转头却看见了一个面容模糊的女人牵着个男孩,房间里依然是父母争吵的声音,他忽然捡起地上的碎片向那个私生子砍去,却清楚的看见了卡米尔的脸......


 雷狮醒来的时候冒了满身的冷汗,他看向窗外发现天还暗着又去找房间里的闹钟看到才三点过一刻,可此时他睡意全无,梦里的一切都逼真地可怕,他甚至能感受到女人颤抖的身体和卡米尔温热的血。





 太阳一点点从海平面的彼端升起,今天又是晴朗的一天。




tbc.